首頁    丨    機構設置     丨    檢察要聞    丨    圖片新聞    丨    檢務公開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文化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文化
法治時評:公共數據開放和利用邁出了法治第一步
時間:2019-10-16  作者:王心禾  新聞來源:正義網  【字號: | |

  10月1日起《上海市公共數據開放暫行辦法》(簡稱《辦法》)正式實施,這是全國首部關于開放公共數據的地方政府規章。上海是比較早開始探索“政府數據開放”的城市,早在2012年,上海市委便設立了這個課題研究,如今《辦法》的誕生,為上海公共數據開放提供了全面的制度保障,同時也為全國各地推動公共數據開放工作提供模板(10月15日《南方都市報》)。

  信息時代,越來越多的精準服務離不開數據,為此,“國家大數據戰略”應勢而生。從2015年10月載有“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內容的“十三五”規劃通過,到2019年8月第一個關于數據開放和利用的法規出臺,上海的地方規章不僅開辟出了一條從課題研究到政策再到立法誕生的大數據戰略實施路徑,更是一個將國家戰略及時與法律制度相銜接,讓法律護佑國家戰略實施的范本,邁出了法治第一步。

  首先,與其他數據收集主體相比,公共數據的收集主體是政府和事業單位,數據權威性、全面性、完整性,在很大程度上,更勝一籌,通過開放數據,可以倒逼政府等公共部門提高收錄數據的準確率,減少錯誤數據,而且通過開放平臺及時公開數據,與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立法宗旨和規定(第6條)相一致。

  其次,數據利用中防控風險的做法與誠信建設、契約精神及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內容一致。例如,銀行要確定是否對某家企業放貸,前提是需要了解企業實際經營狀況,包括企業賴賬情況等,通過銀行內部建立的風控模型來判斷企業。賴賬的企業因違約、違背誠信經營而喪失銀行貸款,是為先行行為付出的代價,目的是讓老賴大大減少。

  第三,在立法中增加了聽取社會公眾意見的內容,聽取市民或企業對數據的需求,來調整數據開放的重點,履行民主立法、公眾參與的程序,是立法科學、民主的要義。

  第四,關注個人隱私比重較大。《辦法》中有5個條款涉及個人隱私的保護。這是數據利用合法有效的前提。

  有必要明確的是,盡管政府和事業單位是公共數據的收集者、提供者,但是所有數據均是來自個人,當然個人、組織均可以利用開發查詢和獲取數據,可數據利用的前提是數據安全、對合法權益不構成侵害。因此,在數據公開之前,個人對個人信息如何使用的問題,《辦法》須與網絡安全法相一致,即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均須得到個人同意。

  另外,在公共數據利用上,《辦法》明確表達了“鼓勵”立場,并提到“非公共數據交易流通標準”,即第31條規定“市經濟信息化部門應當會同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制定非公共數據交易流通標準,依托數據交易機構開展非公共數據交易流通的試點示范,推動建立合法合規、安全有序的數據交易體系。”由此,需要界定非公共數據的內涵、類型、來源等內容,來確保個人信息安全和使用的合法性。

  相信《辦法》的實施,會解除數據利用的后顧之憂,期待數據服務時代、優化生活方式的驚喜不斷涌現。

[責任編輯:張夢嬌]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案件信息公開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今日頭條二維碼
今日頭條二維碼
手機版二維碼
手機版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左云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左云縣興隆街 電話:0352-3952155
技術支持:正義網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